FC2ブログ

冥府的图书馆

向NDS告别

今天把把跟随多年的NDSL给卖了,如果按照游戏机就是夫妻关系的那种说法(我是掌机派),那么先娶的NDS,然后半年后找了个情人PSP,差不多在一年之内把两者升级成DSL和PSP2000后,因为DSL的年老色衰(渐渐对画面和语音不满),基本上DSL就成了冷宫,偶然出个感兴趣游戏碰几天,而PSP则是大部分时候都不离身,才最后因为机战L玩了DSL一个星期后,廉价抛售了,嗯,某种程度还真是最低呢。

其实大概在04年的时候,我还算是任天堂派的,后来随着年龄的长,也渐渐认清了任地狱的本质,顽固保守,不求进取,要是还是像SFC时代那样由它们统治游戏节的话那么游戏画面和技术的发展要落后到什么地步实在不敢想象,GB那种8位机都撑了12年,后来Wii发售,其实这东西机能和PS2差不多到无所谓,但最让人讨厌的就是手柄依然是用电池(后来的Wiifit也一样),这下彻底了解到任天堂毕竟是从小玩具商起家的,什么时候都不忘记自己那点小家子气的本质,总之是能赚点小钱就赚,日本不是最环保吗,怎么还能允许如此落后的技术啊。虽然这么说,但为了Love Plus的高清晰版(这个我一直忍着没玩),3DS还是要买的。

其实着急卖掉DSL主要是觉得当明年3DS出来后这东西立刻就不值钱了,早点卖还能收回点成本,其实DS也陪我渡过了很多愉快的时光呢,三作逆转,三作机器人大战,三作恶魔城,网球王子2005,大战略,早期利用触摸笔玩的各种小游戏都很有意思。

最后附上几张照片: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Photobucket
本来应该是有三张正版卡的,网球王子在飞机上换卡的时候消失掉了
烧录卡一直用的是Dsone,当初虽然价格比R4高,但一直用的很稳定,从来没有新游戏不能玩的情况,估计3DS时代我也会继续用他们的产品吧。

其实关于3DS,也许3DS的游戏很难破解,但我觉得因为它向下兼容的缘故,用烧录卡玩DS游戏还是很有可能的,所以就算NDS上再出一款机战也不但心,实在不行就模拟器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Game | コメント:0 | トラックバック:0 |
| HOME |